全国咨询服务热线: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经济新闻 >

空港经济造就的夹心层

空港经济造就的夹心层


     
     年关将至,对于顺义李桥镇的标准“土著”、28岁的王磊而言,2008年最重要的一件大事是:他终于如愿地在朝阳区酒仙桥找到了一份收入可观的工作,每天驾车往返于市区与顺义之间,开始了他新的生活。
     由于从小在机场旁边听着飞机的噪音长大,目前居住在位于T3航站楼南面国门商务区内的王磊并不喜欢他之前在机场的工作,近年也一直都在寻找新的工作机会,企图跳出空港这个圈子。
      然而,持王磊这种心态的毕竟是少数。最近几年,该地区的乡镇企业纷纷倒闭,原本许多在附近的企业中就业的当地居民,在空港经济产业带被顺义新城规划提上日程之际,都纷纷加入了空港。
     借助奥运的推力,顺义尤其是机场附近区域近年来发展得很快。机场T3航站楼的建设,温榆河中央别墅区规模的进一步扩大,不仅改变了当地居民的就业观,也在不断改变着这一地区的形态与面貌,同时,对于像王磊这样的当地居民在生活上的影响也委实不小。
     顺义靠近空港地区的几个镇,如天竺、李桥,不仅离市区比顺义城区要近,到顺义和通州城区也都不远。再加上机场快轨、多条高速公路等基础设施项目的投入,使这里与城区之间的往来变得更加容易,因此也吸引了大规模的外来人口涌入。
     “有从市区来这里买房子的,有新加入的机场职工,还有附近搬迁过来的村民。”在王磊看来,人多了,问题也就来了。外来人口素质不一,让治安、环境卫生等方面都受到了影响。
     “人多了本来也是件好事,很多村民可以直接出租房屋挣钱养家糊口。可是村民们玩命地盖违章房出租,反而侵占了村里的很多公路,交通反而变差了,环境也跟着受累。”王磊抱怨说。
     环境上的顽疾让王磊居住的地区成了开发商眼中不敢触碰的警戒。谈及造成这一地区现状的原因,王磊颇为感慨:“本地有个开发商开发项目时,直接越过我们这里,选择去六环以外的一个小村庄。不开发这里也就罢了,后来那个村的村民全被回迁到我们这里来了。”
     事实上,在顺义的天竺,部分地区由于开发较早,政府的规划又没有跟进,形成了“左手边是别墅,右手边是农村”的怪现状。不仅如此,天竺、李桥镇许多农村的人口急剧上升,与别墅区内许多住宅由于没有及时售出的低入住率,又形成了另一种城市乱像。
     就在记者与王磊交谈的半个小时里,王磊家一共停了三次电。他抱怨道:“这都是因为附近这些外来人违规用电造成的。越来越多的人搬来这里,电也就超负荷运作了。到了夏天,水龙头里的水还会出问题,用水很不方便——人多,用水多,水流量就很小。”
     不过,虽然恶劣的环境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,但王磊还是坚持认为,顺义仍具备建设城市绿色宜居区的实力。“也许政府将规划更加细化一些,这里的环境就将大大改善。”
     谈及是否会搬离这一地区,王磊毫不犹豫地做出了否定的回答。因为如果搬到顺义新城区,从那里驾车去上班远不如现在方便,他也不想搬到朝阳市区居住,他觉得那里的空气、自然环境比起顺义来还是不够理想。